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请关注恐怖袭击后的心理创伤

时间:2017-09-14  来源:综合  作者:


9月17日20时30分,纽约曼哈顿区切尔西社区西23街第六大道和第七大道之间发生一起爆炸事件,路人四散奔逃,已造成29人受伤,其中一人重伤。爆炸点附近多处建筑外墙受损,店铺玻璃被震碎。可能对于事件之外的人来说。只是默默的关心一下,但是对于当事人受伤之后的心理干预才是重中之重,下面求医在线小编就来进行一个简单的介绍。




强烈恐惧会引发心理疾病

在巴黎,本该宁静美好的夜晚被枪声和爆炸声所代替,目击者形容,街道上到处都是鲜血与尸体,满目疮痍。甚至有些人亲眼目睹弹药从同行者的肚子中穿过,而他们却藏在尸体下面怕被恐怖袭击者发现,待警察来了,又从尸体下面爬出来,满街恐惧与悲伤的叫声,场面让人不忍想象。而这种恐惧可能会如同噩梦一般伴随在一部分人此后的生活中,而那些满目疮痍的街景也有可能出现在他们的梦境中。

当遇到超出个体预期的剧烈恐惧,大脑由于“努力”抑制恐惧却达不到效果就会造成大脑皮层紊乱,这就会反映出当即的一些惊慌、出汗甚至引发过激行为。而大脑皮层紊乱还有可能会引起植物神经紊乱,这就会增加内脏负担出现身体的一系列不适包括尿失禁。

而如果个体接收到极其强烈的恐惧,可能就要警惕创伤性应激障碍(PTSD)的出现了。

PTSD表现有明显的生理和心理症状群,其核心症状有三组,包括闯入性症状、回避症状和警觉性增高症状。比如一战时期的士兵反复出现做与战争相关的噩梦、梦魇,反复回忆战争的场景;或是在 “触景生情”的场合中,控制不住地回想战争的场面,极力不去想有关创伤性经验的事,极力避免参加可能引起痛苦回忆的活动。

实际上,很多个体会共病严重的焦虑及抑郁症状,有明确的躯体不适的症状,例如“昏厥、窒息感、喉咙干紧、极度疲劳、心脏部位疼痛、头疼”,还会伴有“暂时性和局部性失忆症状”,有时可见人格的变化,变得待人疏远,与亲人情感变淡。这种情况下,个体往往也会出现入睡困难或易惊醒,容易因为琐事发脾气,并且出现集中注意困难。比如士兵一听到声音,就会出现过分地惊跳反应,害怕枪声、黑暗和死亡。

但是,儿童的临床表现与成人不完全相同,经历创伤后的儿童会时常从噩梦中惊醒、在梦中尖叫,也可表现为头痛、胃肠不适等躯体症状,或是出现回闪或闯入性的思维行为,比如一直重复玩某种游戏。

PTSD通常在创伤事件发生一个月后出现,但也可能在事发后数个月至数年间延迟发作。慢性PTSD通常表现为周期性症状的缓解或症状的重现和加剧。有些伴躯体疾病的士兵,当闻及有关战争事件的周年媒体广播或聚会时,躯体疾病便会急剧恶化。

这些障碍足够严重并持续存在,将会显著地损害个人的日常生活,严重损害个体的社交及在家庭生活中角色,出现职业不稳定性,婚姻问题和离异,家庭失调,和子女教养的困难。

当然,每个人出现的时间、症状、严重程度都是不一样的,这就取决于个人的神经类型了,如果心理素质不太好的人,比如A型性格的人更加急躁敏感,心理创伤后所产生的影响可能就越大。

早期干预是最好的办法

从世界大战到11·14巴黎恐怖袭击案,甚至小范围内的地震灾害、抢劫、强奸、车祸等等,都有可能对部分人造成难以磨灭的心理创伤。

当年在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做“炮弹休克”的治疗时,就存在很多医学上的探讨。包括电击疗法、通电浴、牛奶食疗、催眠术疗法、机械牵引等等,还有一种自然、休闲、生活化的治疗方法。总体来说,不同机构、不同医生对“炮弹休克”的治疗方法不同,但到目前为止PTSD的防治,已经有了更加系统且有循证医学依据的措施。

具体来说,早期的心理危机干预,能显著减少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发生率。在创伤的早期,作为朋友和亲人,我们能做些什么呢?一方面,要给予情感方面的支持,我们是他们最信任的人,可以安慰脆弱的心灵,并帮助其加深对灾难的理解、减轻生理上的警觉,进一步排除应激源的存在,给对方一个安全的环境,从而促进个体的恢复;另一方面,要及时给予必要的救助,如生活保障、经济援助,以减少个体的心理压力。如果个体的心理反应巨大,创伤事件后精神症状严重或持续时间长,应及时向心理医生求助,以便个体接受以创伤为中心的认知行为疗法。

其中,药物治疗是PTSD的重要治疗手段之一。应激的早期可使用苯二氮卓类抗焦虑药,可预防PTSD的发生,但该类药物易产生依赖性,且停药时出现戒断反应。对于症状较为严重,社会功能严重受损的个体,服用一些抗抑郁药以减轻干扰日常功能的相关症状,其疗效和安全性好,不良反应轻,被广泛推荐使用。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