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普天地 >

情绪抑郁高中学困生的认知特征与临床技术干预

时间:2015-04-28  来源:未知  作者:

摘要:通过有效地塑造一名抑郁高中学困生的认知结构,使这一认知结构迅速地转化为当前的行为和思维,且达到优先提取水平进而替代原来的行为和思维的方法,仅10天时间便取得了稳固有效的心理干预效果。研究证实,通过改变认知结构,塑造积极心态,是治疗以抑郁情绪为主导倾向学习困难生的简捷、有效而可靠的临床技术途径。

一、问题提出

 

认知心理学研究是继精神分析心理学研究和行为主义心理学研究之后,于20世纪末取得重大进展。认知学习原理在临床上的应用,使得传统的行为主义疗法越来越显出只偏重于实验及实验客观指标的获得,却没有对实验做更多的内心世界的心理内容结构方面分析的弱点。而认知疗法则不然,它把着眼点放在了病人的错误和歪曲的认知结构的分析上,通过改变一个人对人、对事、对物的看法和情绪态度体验,来纠正本人的不良认知及其所带来的消极情绪,最终导致其偏常行为得到纠正的目的。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认知活动是情绪反应产生的根源,解决了认知方面的问题,也就从根本上解决了患者的行为和情绪问题。

 

但是,我们这里又不是简单地套用贝克等人所提出的传统认知疗法的模式,而是从一种全新的认知结构行为观出发,通过有效地塑造一名抑郁症患者的认知结构,并且使这一认知结构迅速地转化为当前的行为和思维,并且是优势的行为和思维,进而替代原来的行为和思维,达到治疗的目的。

 

笔者于2001年8月,接受了鞍山师范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所举办的学校心理咨询员临床技术培训,参加了鞍山师范学院大学生心理咨询员协会的工作,承担一定的对院内大学生心理咨询和辅导的任务。在临床培训和实践过程中,积累了一些成功的临床经验。所以,于2002年1月17日,鞍山师范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所把一名有自杀倾向的高中生抑郁症患者交给笔者治疗。当时提出的临床指标是:通过有针对的临床心理训练技术,使患者获得一种积极向上、对前途充满自信的认知结构;形成一种自信、乐观、在学习成绩困难条件下仍然能够有所作为的积极心理状态。如果实现这一目标,当然患者原来的消极、低沉甚至绝望的错误的认知结构及其人生态度、情绪心理状态等,都将被新形成的积极乐观的认知结构与心态所代替。经过了一个整整10天的临床疗程,收到了非常稳固的心理干预效果。

 

现将此次对患抑郁症的学习困难高中生的临床干预技术实施及其他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二、实验研究背景

 

㈠实验时间及相关背景

 

本临床实验研究的时间是2002年1月17日至2002年1月26日。

 

当时正是大、中、小学都刚刚放寒假期间,鞍山师范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所利用大学生刚刚放假,尚未离校的机会,留下一部分师范大学生作为培训被试学员,正在举办一次学校心理咨询员培训实验班。这次培训实验班是当时执行省教育科研规划项目的一个组成部分。笔者作为上一期实验培训班的学员,被留下辅导新学员,并兼职做一些培训期间的组织、管理、服务等辅助性事务工作。

 

就是在培训班刚刚开始的时候,突然本研究报告中的被试学生,一名正在岫岩第二高级中学参加假期辅导的高中生正在做着自杀准备。其家人发现此情况后,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被试学生的姐姐立刻将该生带到鞍山师范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所,其姐姐泪流满面地紧急请求帮助。当时全所上下没有一个人能够腾出时间处理如此严重的问题。

 

笔者首先以教授助手的身份参加了首次会诊,听取左某及其家人介绍有关情况。治疗方案是经过集体讨论后确定的。由于当时金洪源教授需要在由他自己主持举办学校心理咨询员培训实验班上连续全日授课一星期以上,每天从上午8时到下午17时;晚上18时至21时30分还有要进行临床辅导和讨论答疑工作,所以无论如何也抽不出时间来亲自解决左某的问题。于是,他把左某的全部临床技术干预工作交给了笔者独立完成。笔者虽然有过在校内对大学生抑郁症有效治疗的经历,但是,毕竟还只是一名尚未毕业的大学本科四年级学生,如果不是当时的特殊形势,恐怕也未必有如此独立处理高中生抑郁症患者的机会。因为高中学习困难生的心理指导和治疗工作,要比大学生学习困难生的心理治疗指导复杂得多,困难得多。

 

㈡被试基本情况

 

被试左某,男,18岁,辽宁省鞍山市岫岩第二高中学生。因从初中到高中,长期学习成绩低而情绪低落,对前途充满担忧,时常表现绝望情绪。该生初中升高中时,就重读了一年才勉强考上普通高中;作为非重点高中的一名自费生,长期努力学习成绩还是越来越低。在长期努力学习而无效的情况下,由于消极情绪的日积月累,渐渐形成严重的抑郁症倾向已经有一年以上。当其抑郁情绪发作到最高峰状态时,使其正在进行的校内假期集体功课辅导活动无法继续进行;其它学习活动,如自习、阅读等也都无法进行。每天体验着严重的消极、悲观、郁闷情绪,常用小刀割破手指来发泄内心的郁闷,已经买好了药物准备自杀。在自杀前,用电话与在外地读大学的姐姐做最后告别时,其姐姐迅速采取应急措施,并赶到鞍山师范学院应用心理研究所,直接找到金洪源教授请求紧急援助。应用心理学研究所方面当即明确表示一定能够帮助左某摆脱当前困境,并责成笔者负责具体的临床技术干预实施工作。

 

㈢实验研究地点

 

对左某进行临床技术干预实验研究的具体地点,在鞍山师范学院第一教学楼。面谈地点是应用心理学研究所的309号咨询室;心理训练是在集体心理训练室(307号室)进行的。

 

三、诊断及方案制定

 

㈠诊断

 

通过与被试进一步谈话,对其认知结构进行了分析,发现被试在日常学习和生活中表现出来的行为指标有以下几方面:

 

1、功课学习或自习注意力不集中,极容易受周围学生谈活或活动的干扰,如邻桌有同学在小声讲话、搞小动作,他都会因此而中断学习或自习;并且因此而导致情绪上的极度烦躁、注意力分散,以致不能继续听课或写作业。

 

2、严重地、过敏性地厌烦上数学课;并且经常认为数学老师在黑板上列的公式太繁琐,看不懂也听不懂,后来泛化到讨厌数学老师,讨厌数学课。

 

3、情绪不稳定,经常处在烦躁、焦虑、悲观等消极情绪波动中,体育活动很少,与老师、同学的交往也特别少。

 

4、对生活、前途悲观失望,常以割破手指为发泄方式,看到手破流血并不感到疼痛,反而觉得痛快,常有自杀想法,如已经买好了自杀用的药物。

 

通过与被试的3次谈话,可以得出结论:被试对生活、前途并未彻底绝望,完全可以通过改变被试的认知结构来塑造其积极、乐观的心态,从而达到治疗效果。

 

㈡治疗训练的方案与理论依据

 

1、从改变认知结构入手,建立积极心态

 

首先,帮助患者回忆以往经历,看到自己身上优点,总结出被试具有诚实、乐于助人、勤恳等良好品质,能够尽力调节心理不适,克服困难,是一名好学生,是父母的好儿子。

 

其次,展望美好前景,设想自己走出心理阴影,重新恢复起原来的爱好活动,如踢足球等;同时敢于憧憬未来,想象自己经过努力学习,终于当上了向往已久的秉公执法的审判官。在总结过去、展望未来分析设想中,重建其认知结构,让被试能够兴奋起来,让这种积极心态逐渐形成、巩固,从而覆盖、抵消那些消极、悲观的因素。

 

2、临床治疗目标及理论依据

 

运用面谈和临床暗示训练结合的方法,以建立起积极的认知结构与积极的情绪反应为目标,塑造全新的心理结构。

 

(1)从认知角度分析:建立一个积极自信、乐观向上的认知结构系统。目的是每当进行日常学习生活思维时,所提取的知识都是积极内容的,并且这些知识本身都是自信、乐观、向上的,使得整体心境总是愉快、积极的。

 

(2)从潜意识情绪反应的角度看:为整个认知结构系统全部重新染上新的积极情绪反应色彩,使人生观、理想、主要知识经验和观念都与积极的情绪建立起潜意识条件性反应联系。

 

(3)把两项成果结合起来,即通过放松训练,把用认知方法培养起来的积极认知经验牢牢地巩固在大脑里,并且不断地得到强化。

 

四、临床操作过程

 

在与被试进行3次谈话之后,于1月21日对被试进行放松训练治疗。其目的是要在放松训练过程中输入适当的积极知识观念,并且使之迅速达到相当巩固的程度。这样就在较短时间内帮助被试改变了原来的消极知识内容过多的认知结构;并且塑造了积极认知结构与心态。在此过程中,临床后暗示技术的应用十分关键。主要技术指标包括:

 

1、在放松过程中进行假设想象:想象自己经过一番努力考取了理想的大学,以轻松、愉悦的心情和同学一起在足球场上踢足球,当其一脚射门后,场外一片欢呼声,自己也陶醉在这欢呼声中,无比兴奋,唤起心中的自豪体验。

 

2、继续假设想象:由于在学校表现良好,受到老师和同学们的普遍欢迎,走在自己喜欢的雪地里,心情更加轻松,飞舞的雪花打在身上、脸上都会带来一种清凉、爽朗的感觉,此时远处走来几个要好的伙伴,和他们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心情非常愉快。

 

3、进一步想象:在毕业后,成为一名优秀的司法工作者,一名法院的审判官,能够秉公执法,得到人们的赞扬、认可。再次欣赏自己喜欢的雪景,心情更是无比自豪,胸怀更开阔,然后重回到岫岩二中,进入校园,进入班级,回到座位上,和同学们一起上数学课,此时看到数学老师、看到数学公式,再没腻烦感,反而很投入地去听课,邻桌的小声讲话,搞小动作,也并不能影响、分散他的注意力。调动起对学习的积极性,并通过情感组织者策略来消除来访者的厌学情绪。

 

五、结果与分析

 

对左某的整个治疗过程,包括3次谈话,4次临床心理训练。在第四次临床心理训练后,他的心情有明显的转变,变得乐观、愉悦,对自己有了信心,对未来也做了一番设想和计划,完全打消了自杀的念头,并能主动参加一些体育活动。2002年1月26日,他返回了岫岩。回去后,我们给他布置了作业,即坚持每天记日记,他也能够认真完成,这有利于他的积极心态的巩固。由于该生的上学地址在外县,无法对其课程学习进行长期干预和跟踪,因此,在他心理方面完全摆脱消极情绪控制时,其学习成绩问题仍然没有解决。2002年5月中旬,课题组成员对该生进行了随访,得知该生学习成绩稳中有升,并不明显。但心态始终能保持积极、乐观。这无疑为摆脱学习困难生困境奠定了良好的心理基础。

 

通过改变认知结构,塑造积极心态,是治疗以抑郁情绪为主导倾向学习困难生的简捷、有效而可靠的临床技术途径。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