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业内动态 >

疫情背景下心理援助的为与不为

时间:2020-01-3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微课完整录音

赵静波教授微课录音.mp3来自SMU心理健康


微课逐字稿

主持人:

尊敬的专委会会员朋友们,大家晚上好。当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正在国内乃至国际蔓延。虽然全国上下已经同心协力,为打赢这场防疫抗疫的硬仗,但医疗资源暂时紧缺及被疫情传染危害的可能性,使得社会中弥漫着各种紧张焦虑甚至恐慌的氛围。由此,广东省心理咨询与专业委员会迅速反应,联系并组织省内各大心理专家及时启动心理以及疏导预案,着眼于我们大众的心理稳定及建设工作。那么今天晚上,我们邀请到我们的赵静波教授作为最先挂帅的心理专家。赵静波老师是咱们专委会的常委,是南方医科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博导,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督导师。下面邀请赵静波教授为我们带来《肺炎疫情下的心理危机干预及其伦理》的微课,非常感谢赵老师。


赵静波:

各位同道大家晚上好,首先感谢主持人祝菡老师的介绍。然后也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晚上跟大家一起来分享这一个主题。首先呢,表达一个心情,其实此时此刻我蛮紧张的,刚才秘书长的说我们有三个群1000多人同时在听。所以呢,其实我会感觉压力山大。非常欢迎大家之后跟我一起讨论,以及指出我讲的过程中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希望大家来批评指正。

首先,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这个题目是《在疫情背景下心理救援的为与不为》,我原来的题目是《心理危机及伦理》,其实也差不多,我把它精炼成比较通俗的,就是我们心理援助的过程中,我们什么做什么不做。这个疫情,我就会把它简称在大疫面前。这个疫就是疫情的疫。也是因为这样子的一个猝不及防的疫情使我们今天晚上有1000多人,聚在一起来共同谈这个话题。所以正像刚才主持人说的,这个对于我们广东省,当然,最直接是对于武汉,对于我们国家真的是一个蛮艰难的一个时刻。

今晚呢,那我会从两个方面跟大家来介绍。第一个方面就会比较简单地跟大家谈一谈,目前这个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疫情下,心理应激反应的特点有哪些,以及它所作用的机制。那谈这一点呢,有助于我们在后边帮助来访者,需要心理帮助的人,我们就更明确知道目前现实中我们普遍在发生什么,我们在身处其中的人,心理反应都特点是什么?那么第二个方面呢,我就想要说,我们做心理救援工作的过程中,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些状况。那大家知道,我们不管做什么工作,首先呢,我们需要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是最基本的规范。那在这个大疫面前,我们作为一个心理援助者,我们是在专业的这个位置上,既然我们是一个专业的人,那我们如何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取得效果;以及如何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也使我们自己不受伤害。这是我们必须要考虑的两个最基本的问题。所以第二个方面呢,我会两个方面并行,一个是从帮助人的专业的角度,一个是我们自身的角度。

首先呢,我想谈一谈新型肺炎冠状病毒所致肺炎疫情下,心理应激反应的特点和产生的机制。

最近我们大家都在谈这个事,我也看了很多资料,那我会想,我们首先认识新型冠状病毒所致的这个危机。我自己会把它定义为是一场灾难,这个灾难是一个病毒所引起的。那么它的特点,我从三个方面来说,首先第一个它是具有突发性和紧急性。大家看,我们今天是年初五。那么就在一周前,大家知道年二八二九的时候,我们都还没有把这个冠状病毒作为我们现实生活中的一个最重要的,最具有危险的,最常谈的这样一件事。

就在一周前,可能大家还在忙着,春节我怎么去过啊?回老家等等。结果突然之间就开始,我们要报从哪里来去哪里,以及有没有发烧,要戴口罩,各种提醒。好像突然之间我们生活中就变得非常不一样了,现在很多地方都封路了,有很多的约束,所以事实上是突然之间我们的生活发生了急性的这种变化。所以这个是让我们猝不及防的,所以第一个特点我觉得突发性和紧急性。所以现在在朋友圈里边好多人在发,说不知道惊喜和意外,哪一个先来临?所以我觉得这一段时间,我们这个意外实在是太巨大了,至少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我们传统过春节的走家串户,本来是难得相聚的时刻,但现在我们都不敢相聚了,都待在自己的家里边,所以这个是突发性和紧急性,以及对于我们人的生活的一个巨大的影响性。

第二个特点呢,我就想把它归结为叫具有高度的不确定性。所谓不确定性的就是现在的医学和科学还没有能够去揭示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它到底来源于什么。来源以及它起作用的机制以及如何去治疗,以及它的影响都是未知的,我们全都没有办法把它清清楚楚地弄明白。那就是这种不确定性,无法判断,也没有特效的药物,他对我们人的造成的影响,使我们的安全感以及对于现实生活的掌控感遭到了极大的威胁。

第三个特点呢,我会感觉就是,借用我们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范方教授的一个总结,我觉得他总结的非常好。那么这几天有时候跟他在一起讨论,这样一个疫情对于我们心理造成的影响究竟是什么?我们可以做什么?他会认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具有弥散性。也就是说,它是一个全球性的一个公共卫生的危机。那么这种疫情呢,一旦发生了,其实是具有爆发及传播的快,波及的范围非常广,影响非常大。大家也知道我们我们行内的人还非常担忧,我们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系统督导师昨天晚上集中培训开会,我们就发现,其实世界卫生组织原来说我们的这个疫情的是中度的,但是后边的已经改到叫高度的,就是非常危险的这种级别了。所以这样子的一个情况呢,不单只是对于我们国人的生命的安全,同时呢,其实是对于我们国家各个方面都会产生非常大的这种影响。所以我们的确是处在这种危急和危险之中的。

所以我们目前的是一个疫情,那么疫情和灾难是不一样的,就像刚才我们谈到范方教授说的。其实灾难的一般情况下,比如说地震啊,火灾啊,还有等等这些自然灾害,它是一个点发性的,比如说汶川地震。那我们大家都知道它发生在哪儿,我不在那个地方,我就觉得我是安全的。你这个地点是确定的,而且时间也往往一过性,你看地震就那么几分钟,当然也是造成非常大的损失,但是不会说一直让我们去担忧。而疫情呢,我们现在所面对的这个疫情,无论是在时间和空间上,它都是弥散的。这种弥散这种不确定感,导致我们失去安全感和控制感,让我们进入应激状态。

所以我们这一次在大疫面前,新型冠状病毒所造成的这种影响面前,我刚才总结有三个,首先第一个叫突发性和紧急性,第二个是高度的不确定性,第三个是弥散性,它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危机。

那么在这几个特点影响下呢,通过两个方面来使我们人产生巨大的心理的反应,首先第一个就是通过影响我们基本的需要的失衡

马斯洛的理论呢,其实安全感是生存和生命安全的第一需要。这是一个人能够比较正常地平稳地生活所必须的。安全感的需要如果不能够得到满足或者受到威胁,尤其是像在目前的大疫面前,我们就会感觉到安全感缺乏。缺乏以后,我们就会产生恐慌的这种心理反应。在我们平常的生活里边我们通常不会感觉到不安全,因为我们是生活在自己所熟悉的环境里边,每天有规律的生活,按部就班的在工作啊,生活啊,上班啊,人际交往啊。

其实,虽然这个不安全感他是与生俱来的,大家知道我们从出生的那一刻。我们的环境就开始改变了。从在母亲子宫里边温暖湿润,被环抱的这种感觉,就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没人抱我们,人类的婴儿是非常脆弱的,完全不能动的。所以在那个时候开始,从我们生命的原初,我们就已经开始了不安全。其实可以说不安全感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它可能会持续我们一生。但正像我刚才所讲的,在平常里边我们意识不到,似乎我们都是在按部就班的去做我们的事,只有当重大的这种危机性的这个事件出现的时候,比如现在的这个冠状病毒,大疫面前,由于病毒的传染性极强,时刻威胁着我们的健康和生命,所以我们就会无法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那在这个时候呢,我们最常出现的心理反应就是恐慌。因此昨天我们注册系统委员会上,我们在讲,来自武汉的或者是北京的一些热线,他们数据都会表明,来打电话求助,或者是寻求心理咨询服务的这样一些人最普遍的情绪就是恐慌、焦虑,以及强迫。恐慌和焦虑,大家很能理解。那么强迫呢,就是不断地要洗手,不断的要确认。

好,那所以呢,我会感觉它所起作用的机制啊,一个是通过刚才讲到的。这个不安全啊,我们基本的需要受到影响。那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无法确知,就是不确定性和失控感,通过这个方面来起作用。那么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我们对它的疾病的产生发生发展以及有效的治疗手段都知之甚少。那么这种不知情的状态就会使我们产生无所适从、无能为力的感觉。就会导致很多地方,就会有一些谣言,就会有一些人过度担心和过度控制。

我们之所以会过度担心和过度控制,是因为我们不确知,我们不确信。我们无法控制,所以我们才会过度。但是这样子的一个过度真的能够使我们有安全感了吗?其实完全没有。我们现在只能是被动的。不去人多的地方,戴口罩,避免咳嗽啊,进行什么消毒啊,勤洗手啊,都是这样子的一些防控的措施。但是,谁又能保证我们这样子的一个防控真的会不得病吗?所以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传染病突然袭来的时候,我们是充满忧虑的。一个是对疾病本身忧虑,一个是对我们生活未来生活的不确定性感觉到忧虑。

我们无法100%确信地说,我不会被感染。所以我们既然不能够这样确信,就总担心我会不会感染啊?我刚才被通知说明天早上要到学校去开个紧急会议。我在想,我要坐公共汽车吗?我不坐公共汽车,我要开车或者是什么?那我有这样子一个想法,其实我也被现在的疫情所影响。我知道目前广州也有好多人被感染了,那我要从我现在住的地方到学校去,七八公里的路上,我该怎么办?所以从我刚才的这种体验上来说,我们所有人都在面临的和在面对的,在这个大疫面前,我们会不会被感染。然后呢,我的家人会不会被感染?就像我们在小区里,我现在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坐电梯的时候我会发现,不单只是我,还有别人,我们按了电梯发现电梯里有人,我们宁愿在外边再多等一会儿,没有人了我们再进去。这事实上都是我们在防御,我们在保护自我。那背后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不安全,我们不确信,我们无法控制。

好了,那刚刚呢,我跟大家来分享我们目前在大疫面前,这个疫情的特点以及对我们人造成的心理反应的特征,以及它产生的机制,就是说对于我们人心理造成的反应总结来说呢,最重要的就是使我们产生恐慌焦虑、强迫,非常普遍的担忧。如果是在一定的范围内的,必要的担忧,我觉得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的,也就是说如果在这样的一个疫情面前完全放松,完全没有任何的这种反应,反而是很危险的。不单只是给自己造成危险,也有可能给周围的人造成危险。就像现在大家看到的,有些人还是不遵守一些规则,到不应该去的地方,那其实这个也是不道德的。但是呢,如果是防卫过当了,或者是担忧过当了,恐慌过度,也会造成各种各样的,比如说失眠,焦虑呀,还有恐惧啊,抑郁呀,甚至各种精神疾病,所以这个也是我们需要防范的。

接下来呢,我就想跟大家聊一聊我们作为心理救援者,或者叫心理危机干预也好,心理救援也好,我们需要注意的行为规范和应对的要点。我从五个方面,可能大家已经在我的微信推文里面看到了。那我下面再比较详细地给大家说一说。

说这个之前呢,其实我想总结的是,我特别赞同的一句话,“良好的伦理实践,同时也是有效的专业实践”。也就是说,我们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实践者,或者叫心理危机干预或者心理救援者,我们首先是一个专业人士。那我们所做的呢,我们力争要做的是有一个有效的专业实践。但是在做这个之前呢,我们良好的伦理实践伦理的规范伦理的规则。其实是不单只是保护我们自己,同时呢,也是有效的专业实践,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在这里,我就很想说,什么能够保证我们就是一个良好的伦理实践,也是一个有效的专业实践呢?我今天的课程并不是讲危机干预具体的技能,因为这个具体的技能有很多专题去讲。那这一次微课,我今天都会聚焦在我们作为在这个时期里救援的过程中,我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我会聚焦在评估每一个我们的所为,在做之前,我们都需要非常好地去评估。

好,那首先呢,我想讲第一个方面,叫为所当为。什么叫为所当为呢?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到底在做什么。那么“我们在做什么”的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评估我们所帮助的对象他需要什么。而不是说盲目地、一厢情愿地觉得,哇,别人在隔离,或者是人家染上了这个病毒,或者是在武汉的人,他们现在处在这种疫情的面前一定是需要帮助的。其实我觉得这个前提首先就错了,就像我,原来我们在汶川地震的时候,大家都是热血沸腾跑到灾区,结果最后传出,防火防盗防心理咨询师。所以其实我们理性地去看待我们这个职业。现在是在大疫面前,但是我们也不要忘了我们职业的操守。

也就是说我们的职业会告诉我们,我们做心理咨询其实需要来访者主动。所以就说我们在大疫面前,我们救援,也需要首先去问,我会想要奉劝我们所有的同道在你帮助别人的时候,比如说在你接听电话,或者你在视频的时候,我们首先问的一句话就是,我能帮到你什么呢?或者说,今天你打电话来,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所以就是说我们这样子才能够不以我们咨询师为中心,而是以来访者为中心而去想别人需要什么。所以这是第一个,我想要请我们每一个人问问自己,评估一下对象他需要什么?第二个呢,在这方面我想要说,我们评估我能帮得到吗?来访者所需要的是我能帮助的吗?大家需要清楚的是,当前在大疫面前呢,其实医疗的救助和物质的救援远远比对于心理的援助是要重要的。打电话过来的人可能有些时候病急乱投医,搞不清楚我们这个热线到底能能解决什么,有些时候他是会打这个热线来,是对目前的管制措施啊,国家的保障啊,或者是医疗的救助等等的不满,或者是对目前的肺炎的这些特点的无知。

我自己会这样认为,无论是对于当前的,所在地区的这种管理,还是对于肺炎的专业的知识,我们都不是专业人员,我们都是外行的。所以就是说,首先我们就会需要定位,我就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我就是一个心理方面的援助者。所以我需要首先评估,别人需要的是不是我能帮的?那么当别人需要的跟我们能不能帮的不相匹配的时候,我们可以果断的说不。我们比较委婉的跟她说对不起,你现在咨询的这个问题不是我所擅长的。

我们经常会说呢,我们听到有一句话,我们关上一扇门,是为别人开一扇窗来提供条件的。那与其我们不懂,我们还在说一些不痛不痒的,或者是不专业的一些话,那可能是造成你的帮助无效,甚至可能会给别人造成误解。

第二个方面的叫为所能为。什么叫为所能为呢,其实就是讲在我们,我们这个也是评估。那么刚才那个评估是别人需要什么我能做吗?是我胜任的吗?是我能帮的吗?第二个,现在这个为所能为呢,我讲的是要在胜任力的范围内。那么我仍然要讲两个评估,那么这个评估就是要评估自我,评估自我什么呢?首先,第一个评估自我的专业技能。我胜任吗?第二个是评估自身的状态。

首先,评估专业技能指的是,其实大家都知道,虽然是大疫面前,好像现在看起来我们面对的是同样的状况,但是我想说的是,虽然是同样的背景下,但是每一个人仍然是独特的,每一种状况也仍然是不一样的。比如说你是一个成人的咨询师,那你接到一个电话说的是一个小孩的事情,一个孩子在家里边出现了一些行为,或者是情感的非常失控的状况。那这个时候你就需要警觉,需要很理性地知道,这个我胜任吗?我是不是需要建议他去咨询儿童的心理咨询专家呢。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当我们评估自己的专业技能与求助者他所求助的这个方面是我们不熟悉的时候,我们果断地转介,或者是寻求督导的帮助是非常必要的。

那么第二个方面的评估呢,就是评估我们自身的状态,所谓自身的状态呢,就是量力而为。我特别赞同现在我们要排班。现在是大疫面前,我们都义不容辞,但是我们也不能够把自己给丢掉了。自身状态就是,我们绝对不能打疲劳战。那尤其是我们在做心理救援工作是一个高度消耗我们的情感和精力的工作,我们维持自己的身心健康的状态是我们能够起到比较好的助人效果的一个前提。所以,因此我们就要去评估。我现在的现身说法吧,说说我自己这两天的生活。我今天早上的从七点钟一直到六点钟还有一个微课了,我今天晚上是两个微课,在我六点在微课之前,我不停地在接各种电话,不停地有各种协会啊,群体啊等等给我电话,然后邀请我去做各种事情。

大家知道大疫面前义不容辞,我自己也非常知道。我也认为我是很有专业责任感的人,但是大家知道吗?我现在已经参加了几个学会、协会,还有我们学校,学院各个层面的各种写科普的推文,微课督导啊,咨询啊,等等工作。今天下午广东省总工会又给我打电话发出邀请,说在哪个热线上特别需要我来支持,来做咨询。我就评估了一下,我当时的感觉是我眼泪都快出来了。所谓眼泪都快出来,是我太累了,会觉得各方面找我都是义不容辞的,但是我真的做不来,我无法分身,所以在这个时候就需要评估评估我自身的状态以及我的时间、精力的分配,我能不能做?所以我就跟这个总工会的人解释,我现在已经参加了好多的工作,我确实是无法分身了,做一线的我做不了,那如果需要,有比较困难的,我做二线的督导还是非常愿意的。这个通过我刚才的这个现身说法,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我们这个时候也是需要评估的。不要说我义不容辞,那我各种工作都要做。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丢掉了自己的健康,自己的生活,同时工作方面我们也很难各个方面去顾及周全。然后最后产生的这个效果也是事倍功半的。

第三个方面呢,叫为所慎为。这块也是非常重要的。在伦理里边它是一个保密原则和知情同意。那其实大家知道保密原则吗?如果我们是一个有责任有道德的人,我们为来访者着想,那我们还是比较容易做到的。但是保密例外呢,其实是比较难的,而且有些时候也会考验我们各个方面的能力。想要提醒大家的是,在大疫面前,这个保密例外是我们在头脑里边要非常去想的。因为大家知道这个疫情是涉及到公共安全的问题,那么在我们接的个案里边如果存在一些违反公共安全的这个事件,比如说跟我们现在所倡导的在有限的范围内活动、自己的什么样的状况不能够突破不能走动,那如果有我们的这个帮助对象超越了这一块儿,可能这个时候我们要以大局出发,要突破保密原则的。那么,同时在这里面我想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个保密例外呢我们还需要做两种评估,而这两种评估呢,是非常非常之重要的,也就是我们需要评估我们援助对象有没有自杀的风险以及精神疾病的可能。那么自杀的风险和精神疾病的可能其实是在我们平常的心理咨询实务中都需要去做的。我们在大疫面前也不要忘了这一点,好像感觉我们所有的这个注意力全都放在这个疫情和恐慌方面。当你接了一个电话,或者是你视频里面看到一个面容,他是一个表情一成不变的,然后说话的声音也是没有任何感觉的这种,那可能你要有警觉性了,你要去评估,他的情绪到底是什么?他是不是这种绝望的情绪?有没有自杀的这种风险?以及目前他的精神状况是什么样的?就像我们没有这个疫情的时候,各种精神疾病,比如说抑郁症、双相障碍,还有精神分裂症,以及焦虑症、恐惧症、强迫症等等,在我们人群里边大概估计都会有20%左右,那现在在疫情面前呢,有可能会激发,有可能会复发,有可能会原发。所以我们在帮助的过程中,我们专业的判断他是不是精神疾病,是哪种精神疾病,这根弦一定不能忘掉。这块儿我觉得我们也是需要做专门的培训的。所以,如果当我们的援助对象呢,他跟你说他原来什么病,或者你在电话里边听到貌似有幻觉、妄想,或者是你觉得他的紧急状态已经超出了目前疫情所引起的这种焦虑,恐慌的这个情况下,那我们就需要提醒,或者我们需要问问他监护人或者身边人的电话等等,我们需要进行另外的处理,就是说突破保密原则。我们需要通过突破保密的限制,然后去通知知情的人带她去专业的,比如说专业的精神病专科医院,或者是综合医院的心理科去进行进一步的诊治。

好,第四个方面呢,叫为其所为,为其所为指的是什么呢?这个在伦理里边呢,我们有一个叫尊重自主性。那么同时呢,在我们心理咨询和治疗的领域里边呢,熟悉我的人都会知道我特别喜欢叙事疗法了。那也就是说,其实在这个疫情面前,我们很多心理工作者助人心切,往往想给一些建议,可能还没有完全听清楚的情况下,我们就草率地去建议了。我觉得这是非常不恰当的。因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成长轨迹,生活的阅历,其实每个人也都是独一无二的,有它的独特性和复杂性。虽然同样面对疫情呢,但是我们的心理状况和内在的特点也是不一样的。

因此我特别赞同,我们不管用什么流派,我们都必须承认,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故事的作者,所以因此我们就要把自主权、主动权交给来访者本人。所以我会感觉,倾听和共情仍然是我们最最重要的一个心理援助的方式。我们听清楚了,让他表达,我们深度共情。然后,那我们用什么样的手段呢?我特别特别推荐,我们用恰如其分的提问。后现代心理治疗我们都在想我用什么样的一个提问方式。所以我会感觉我们在心理援助的这个时候,我们也不要过分的去看重我们的力量。

即便是心理援助,大家想我们能跟来访者提供帮助的时间有多少?也就是几十分钟,或者是一个小时。那么,来访者,也就是被帮助者,他仍然还是要在他自己的生活状态里边。因此呢,我们帮助他通过我们的特色提问,去找到他自己的力量,以及他周围的社会支持的力量是非常非常之重要的。那么这个时候,我们可以问一些问题来启动,一个是启动他自己的力量,一个是启动看看什么能帮助他的力量?比如说我们可以问他,在此之前什么类似的状况,或者类似的你这样子一个心理状态下,是什么帮助了你呢?那目前你看看在你的生活里边有没有相似的帮助的资源呢?那么跟你原来的帮助你那个资源类似的一些资源从哪里可以找到呢?那你自己做点什么?或者是你周围的人帮助你做点什么,你会觉得比较舒服呢?我们还可以问他说,此时此刻你有没有想要倾诉的对象?此时此刻,你觉得谁最能帮助你呢?

那这里,我想到了一个我们上学期做的危机干预的例子。在危机当头,他马上就要做出危险的行为了,跨出这个栏杆往下跳的时候,那么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们很多辅导老师或者是辅导员跟他谈,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愿意谈,但后来都不谈了。那我们去找到了谁呢?他特别信赖的一个师姐。那么在长达四个小时的时间里,是他的师姐透过栏杆跟他说。然后说不下去的时候,这个师姐她再过来找我。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师姐在中间起到一个媒介的作用,她搭建起来这个来访者和我之间沟通的这样一个桥梁。所以后面大概是僵持了四个小时左右,这个学生从栏杆外边进来了。那么当然,当时我也瘫倒了,这个太消耗能量了。所以通过这个例子,我会讲,其实是我们帮助来访者找到他自己的资源,以及周围能够帮助他的社会资源是非常非常之重要的。

好,最后一点想要讲的就是叫为能久为。什么叫为能久为?我们平常的工作里,大家都知道我们做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我们并不轻松。那么这样子的一个职业是需要我们终身学习,不断学习。好多人会跟我讲说,赵老师你不需要学了,但是我最近会不断反思,我觉得我多亏学了这个后现代的,比如说叙事疗法啊,正念啊等等,它才使我们能够更有效地不断地去帮助来访者。因为每个时代有它自己的特色,那么你帮助的是在时代中所产生的心理问题。所以我们必须不断地持续地学习,才能够更大程度地帮助被帮助的人

尤其像在目前的疫情面前,除了我们常规的咨询之外,其实还有一个紧迫感,恐慌感,我们自己也被卷入其中的这样一个非常无奈的这种感觉。那么这种状态下我们就更需要专业的一些培训。就像大家看我现在已经差不多30年的专业工作了,昨天晚上我们注册系统的这个培训,我还是认认真真的坐在视频前面,从头听到尾。所以其实也就想提醒大家我们在工作之前呢,我们自己在深入我们专业工作之前,我们能够去听一听,现在疫情方面的知识,听一听我们心理干预方面的,有什么更有效的方式,以及大家在讨论的这些内容,对于我们更有效地帮助来访者,以及保护自我都是非常非常之重要的。

好了,很抱歉不知不觉超了六分钟。那我今天的分享就到这儿,非常感谢大家的聆听。

 

听众提问:能再多谈谈在危机面前可能形成的剥削关系吗?

赵静波:从根本上来说,其实就是当你在帮助人的时候,你想到的并不是为求助人本身的利益,而是想着我自己通过帮助的这样的一个手段,我自己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那其实如果你在心里边是想要为自己达到自己的一些什么样的,比如说自己通过这样子一个帮助,达到在工作上或者是达到在影响上,在其他的这个层面上获得利益的这种,那已经开始在剥削了。剥削关系很复杂,我们在讲伦理的时候,剥削关系会涉及到性和非性的双重关系,比如说性的一个剥削关系就是,在我们救援的时候,或者是在我们平常的心理咨询的过程中,跟来访者发生性的关系,比如说通过暗示,通过一些行为,引诱等等,发生性行为,这叫性方面的剥削关系。那么非性的一些剥削关系可能就会通过跟来访者的这个咨询关系,达到比如说这个来访者,他是做什么工作的?然后请来访者去帮忙达到自己的一些目的等等。

 

听众提问:如果有来访者表示,家中父母不肯听劝告,非要出门聚会,他感到很焦虑,也不知如何说服父母,父母根本不听,觉得自己不会得病。怎么办?

赵静波:家中的老人家他不肯,我就面临跟大家同样的这样子的一个状况。我爸爸,我妈妈今天早上还说他要去菜市场,然后连口罩都不带。那我就立马把她抓过来,然后给她戴口罩。那口罩她也是随便戴,我帮她戴好,我说你自己不在乎,我们还在乎你呀,我们得好好地保护自己啊。所以就说当家人在目前的这种状况下还是不能够防范,比如说老人家,就像我刚才说我妈妈一样,他们总是有他们自己的观点,他们不知道这种状况。就像我们对我们的孩子一样。那我们爸爸妈妈他们老了,所以就像对小孩一样,你就看着呗,你就把口罩给她戴上。我给她戴完口罩以后呢,我还是允许他出去了。但是我爸爸和我家里边其他的人就说,哎呀,妈妈身体特别不好,现在这个出去广州已经有好多例了。那我赶紧出去,在电梯里面又把我妈妈拉回来了。这也不是心理方面的给你的一个办法了,我只是告诉你我是这样做的,希望对你有点启发了。

 

听众提问:如果援助对象透露出一些引发其恐慌的涉及疫情的信息(可能涉密,不能对外公开的),咨询师也不知道事实如何,该怎么帮助对方缓解其恐慌,尤其如果是事实,无法改变,怎么办?

赵静波:好,首先呢,就是说如果来访者透露一些疫情,然后也引起我们恐慌的时候呢,那可能我们还是需要评估,像我刚才讲到的这样,就是我们评估在这个时候要不要把我们真实的想法告诉他。当你评估了以后觉得从咨询师的角度,我从我也在受疫情影响的角度,我听到你说这个呢,我也感觉到有点恐慌。我觉得这是可以的。那如果我们从各方面的评估,我们不想跟他说,不想暴露我们的这种恐慌的情绪呢,那我们可能会跟她讲,你刚才所说的这个信息以及你现在的这种情绪,以我目前的这种状况来说,我感觉到帮助你有点困难,那我可能会进一步的反映,或者是你可以去求助其他的一些途径,使你尽快得到好转。我想到的办法就是这样。

 

听众提问:如来访者在咨询时间之外再来电话或微信求助,怎么处理呢?

赵静波:如果来访者他在我们值班之外再打电话,或者是微信的话呢,我们可以直接,婉转地拒绝,然后就可以直接告诉他。就说对不起,我也需要休息,那么现在呢,你可以继续找什么人,你可以用什么样的途径。那如果你有这种预感的话,在帮助他之前你就跟他讲,说我在这个之外我是不会再接听你的电话,我也请你理解,那我先跟你说这样子的一个规则。我会感觉,可能我们的坚决以及你把这个情况告诉他,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听众提问:心理援助热线往往不会签订咨询协议,如果打电话的人处于危机状态,又不愿意告知紧急联系人的联系方式怎么办?

赵静波: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危急,就如果打电话的人处于危机状态,而且电话咨询是不签协议,这些都是实情,那又不愿意告知紧急联系人的联系方式,怎么办?那我现在想起一个例子,我在学DBT,也就是辩证行为疗法的时候,我们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演练。首先我想要跟你说的是,打电话的人处于危机状态,但是他既然能打这个电话,他还是想要得到帮助的。那我们就抓住这样子的一个状况。那我们可以采取一个方式,是一方面稳住他,跟他一直保持谈话,哪怕我们的谈话不是那么专业,比如说问你叫什么名字啊?那一方面呢,我们可能保持跟他的谈话,倾听,让他多谈,那另外一个方面呢,很重要的一个,我们就会去用环境,用什么环境呢?就会让他去看,你现在是在家里呢还是在外边呢?你周围有没有人呢?你现在能看到什么呀?能听到什么呀?你能感受到什么呀?等等。我们通过跟来访者说他现在的环境中的一些状况使他们有一种现实的存在感。那么总结一下,就像我刚才讲到的,他能打电话来,那实际上他还是想要得到帮助的,那这一点我们一定要记住,那第二个呢,我们就用我们的耐心和倾听。那第三点呢,就是我刚才讲到的,我们利用环境。就环境中,他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下。那第四个呢,那我们就跟他聊说,此时此刻那你现在的目的是什么呢?那什么样的情况,活动或者是什么样的一些帮助了能让你好一点点等等。所以就是说在这个时候呢,我会感觉其实陪伴还有呢就是我们跟他一起的讨论,这种倾听都是非常非常之重要的。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呢,我们再去找缝隙,再去找可能的各种突破的办法。然后去,比如说跟他的。周围的人能够取得联系啊,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手段。

 

主持人:微课时间到了,虽然还想继续听课,但我们也要遵守时间设置,确保老师的休息。再次感谢赵老师专业的讲解。在援助热线工作中,在强烈的心灵冲击面前,大家一定还有很多困惑和问题,专委会也会在2月初推荐热线工作网络督导,希望能成为大家强大的后盾!赵静波老师也是我们的督导师之一!






南方医科大学 

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真诚|专业|陪伴

心理咨询开放时间:周一至周五 8:30-12:00、14:30-18:00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

校本部(020)62789522

顺德校区(0757)29985247

心理危机24小时干预电话:

校本部13710955596

顺德校区13288204546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