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业内动态 >

疫情时期大众焦虑与谣言传播的心理学实质与应

时间:2020-02-26  来源:深圳市心理学会官方公众  作者:admin

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疫情爆发以来,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度假过春节变成了足不出户,走亲访友变成了网上拜年,热闹的大街,酒吧,大街都变得冷冷清清。宅在家里的时间久了,许多人慢慢发现自己变了,比如变得烦躁不安,易激惹(易怒),睡眠质量下降,易惊,身体机能下降,过度关注新冠疫情信息,哄抢双黄连口服液,囤积口罩….

这些变化在心理学里有一个专门术语,叫焦虑症状。要充分理解疫情时期的焦虑症状,我们首先需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是,焦虑到底是什么?

简单的说,焦虑就是人们在面对具有不确定性的威胁或压力时,在主观上感受到的恐惧,愤怒与忧虑情绪的综合体1。正是因为威胁是潜在的,不确定的(比如我是否会被传染),个体无法做好充分的准备去解决它,从而导致焦虑。

当我们在赶一个deadline的时候,如果任务是我们容易搞定的,我们不会焦虑;可赶deadline的过程中如果我们发现了一个很费力,可能会导致错过deadline的难点时,我们就会焦虑。所以,焦虑是我们神经系统对压力产生的警示,它有助于更好地动员我们的身心资源,从而提高机体应对环境压力或挑战的能力。

所以,焦虑并不仅仅是一种我们通俗理解的烦人的负面情绪,焦虑也具有重要适应意义。也就是说,焦虑是有积极意义的。比如,焦虑促使我们更加重视疫情,促使我们进行切实有效的自我防护,这些重视和积极应对将减少个体被疫情伤害的可能。

需要注意的是,焦虑除了是一种复合的情绪体验之外,也会显著改变我们的生理,认知与行为。

首先在生理上,焦虑会导致自主神经系统的活跃。我们所体验到的紧张、坐立不安、易惊等,都是焦虑导致自主神经系统持续性活跃的体现。焦虑产生的生理影响的典型代表,叫过度警觉,它是焦虑发生泛化和个体安全感缺乏的体现。

比如,一个人如果长期处于压力之下,则相比没有压力的个体更有可能因为时钟的滴答声而无法入睡,或者入睡以后更容易因为细微声响而惊醒。这是个体的神经系统持续应对环境挑战后的迁移。“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均是过度警觉的典型例证。需要注意的是,持续性的焦虑破坏生物节律,影响睡眠质量,也是发生心血管疾病的重要风险因素。

在认知上,焦虑的核心体现是对不确定事件进行负面解释或者负面归因;比如还不知道疫情会感染什么群体便认为会感染所有人;不清楚疫情什么时候可以结束便认为无休无止等等;或者不知道疫情的来源是什么就开始责怪未经证实的“吃蝙蝠的女人”。

在行为上,焦虑主要体现为前面所提到的坐立不安,易怒,攻击性增强或负面情绪传染。比如如果一个人有持续性的疫情焦虑,那么他/她主观上更有可能放大被伤害被传染的可能性,从而导致谣言传播等负面行为。

看到这里估计有人会问,谣言传播到底是一种什么心理?这跟焦虑有什么关系?

如前所述,焦虑是以恐惧、愤怒与担忧的代表的负面情绪的综合。作为与生存相关的基本负面情绪,恐惧、愤怒最重要的适应意义是激发防御动机,从而触发和维持个体的防御行为2。可以想象,疫情威胁之下,恐惧可以促使大家采取切实的防御行为,比如出门老老实实戴口罩,回家认认真真消毒洗手,心甘情愿闭门不出;而没有恐惧的个体则可能无视威胁,不戴口罩到处乱跑…;因此,恐惧让个体远离威胁,降低了被传染被伤害的可能性。因此,恐惧也不仅仅是一种让人难受的负面情绪,它也是有着极为重要的生存适应价值和积极意义的。

但问题是,疫情带来的威胁可能是致命的。持续性的环境不安全感和由此而来的恐惧体验很容易促使个体出现适应不良的防御行为,出现“病急乱投医”一样的行为。和哄抢双黄连一样,谣言传播也是焦虑导致的适应不良的防御行为。

为什么?

原因有三:

1、谣言传播可以通过情绪表达释放传播者的情绪压力(“总算说出来了”)。

2、通过在网络上散播谣言,传播者可以获得心理上的风险分担感(“我不是唯一的难受者,还有更多的人跟我一样”)。

3、寻求自我情绪的社会认同和社会支持(“同是天涯沦落人/英雄所见略同”)。

然而,散步谣言是会给更多的无辜者带来麻烦,不光不道德也是违法滴!

综上所述可知,传播谣言是不对的,但传播谣言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

那该如何调控焦虑症状和想乱说的冲动?

首先,我们需要接受现状,接纳自己的情绪,与情绪友好相处。

既然焦虑、恐惧、愤怒都是具有积极意义的,疫情焦虑所导致的上述生理、认知与行为反应都是自然的、正常的,那么这些反应我们其实是无需逃避的,都是能够被接纳的。已有大量证据证明,对压力的接纳倾向是心理健康的重要保护因素3-4;在回避-接纳这一连续体上,回避倾向越高,心理健康的风险越大5。在心理上接受了这些反应是正常的,个体才可能意识到它们的好与不好,对与不对,也才更有可能改善行为。此外,接纳本身也是许多广为人知的心理疗法,诸如正念与冥想的核心理念。

其次,降低脑与神经系统的过度警觉与激动水平

针对焦虑的过度警觉与生理症状,我们可以采取降低唤醒度的方式,诸如深呼吸、放松训练、听舒缓音乐、注意转移(追剧,看电影)等方式降低神经系统的活跃水平。特别是,涉及全身的有氧运动(比如跑步)是缓解焦虑导致的生理症状行之有效的方法6

第三、通过与重要他人的情绪表达与情绪分享,替代适应不良的防御行为

与其到网上发布不实谣言释放自己的情绪压力,不如通过写日记等方式将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情绪的自我表达已经被证实能帮助情绪的自我觉知,是有效的情绪调节策略。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选择家人一起相互进行情绪表达和情绪感受的分享,这样既实现了情绪压力的缓解,促进了亲密感与信任感,又不至于产生类似于谣言传播的负面社会影响。

第四、启动积极防护有用的信念,建立安全感,以矫正负面认知。

虽然我们暂时性的失去了行动自由,但这也是我们难得的与家人长时间共度的时光;虽然我们因为疫情失去了挣钱的机会,但我们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关心孩子的学习,和家庭成员之间建立起了更高质量的亲密关系;近期研究充分证明,无意识信念的启动是行之有效的改善情绪和行为的方法,而且这种改善无需付出大量的主观努力7。 

比如,家庭成员之间可以相互启动积极防护可以有效抵御疫情的信念;通过收视、收听、收看电视和媒体上的官方信息,建立起党和政府一定能带领全国人民战胜疫情的必胜信念。通过这些方式可以重塑我们对疫情的认知,从而达到改善情绪与行为的目的。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