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战疫丨欧美已发表和开展中的心理学研究汇总

时间:2020-04-02  来源:SelfMindnSocialBrain  作者: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当前,世界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动荡和不确定性状态之中。随着各国为最大程度地减少新冠肺炎(简称COVID-19)的传播而进行的努力,每个人都在适应“新常态”,留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

心理学家也是如此:疫病大流行之后,实验室被关闭,心理学实验突然被搁置。但是,许多心理学家也已经着手开始开展新的研究,以了解当前的危机如何影响我们,进而引导人们如何更好地应对当前的危机。就此,本周BPS Research Digest汇总了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美国心理学家已经完成或正在开展的多项研究成果。

监控我们的心理健康

很显然,我们必须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按照新的方式生活。由社会流行病学家黛西·范库尔(Daisy Fancourt)领导的一项新研究的目的就是探讨人们如何应对这些生活方式的变化。范库尔说:“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心理健康会受到隔离的影响,而且,从未有过如此之多的人被要求与他人保持身体隔离的情况。在生活史上,我们并没有真正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为此,她的研究小组正在研究COVID-19大流行期间人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并调查哪些活动可以帮助预防孤立带来的负面影响。任何18岁以上的英国居民都可以在线注册并填写10分钟的初步调查。然后,每周一次,他们将自动收到一份后续调查表,询问他们对COVID-19的体验,他们如何度过时间以及身心健康。通过长期跟踪大量参与者,该小组希望弄清楚人们在家中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保护自己的心理健康。从下周开始,他们将定期向公众以及政府和卫生部门发布调查结果。范库尔说,他们将长期参与其中。“只要这种大流行病仍在持续,并且我们采取了隔离措施,我们就想确保有一种方法可以追踪人们的经历。”范库尔,强调人们待在家里至关重要,这样做可以挽救生命。她还补充说,有些活动已经可以对我们的心理健康产生好处,例如:练习音乐和艺术,或者志愿服务并为社区中的其他人提供支持。

剑桥大学的艾米·奥本(Amy Orben)是另一个研究小组的成员,该小组计划进行一项为期一年的大型研究,追踪COVID-19大流行期间青少年和成年人的反应。研究人员目前正在与资助者进行讨论,他们计划通过使用应用程序跟踪参与者的情绪和心理健康,该应用程序将定期向他们的手机发送问题。重要的是,该应用程序还将记录行为数据:人们正在使用的其他应用程序,例如,他们在手机上花费了多长时间,以及他们的运动和睡眠方式。


就像范库尔(Fancourt)的研究一样,研究人员希望这项工作能弄清人们的活动与他们的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他们还计划研究与大流行有关的任何事件和公告如何影响参与者的反应。奥本(Orben)说,该团队热衷于与研究社区快速共享数据,以便可以尽快对其进行分析。对于Orben来说,其研究重点是媒体使用的心理影响,关键问题之一将是在面对面互动极为受限的时代如何利用技术。她说:“我认为,这将使我们从思考在线和在屏幕上花费的时间转变为更为细致的讨论……人们真正参与了屏幕上的哪些活动,”她说。“其中哪些是有益的,并有助于减轻社会孤立的影响,哪些实际上可能加剧压力?”

探索消息传递和行为

一些“效率高的”研究人员已经完成初步研究,并已将研究结果作为预印本发表了(详见文后参考文献)。这些研究试图检验不同形式的公共卫生信息的价值,或确定人们在大流行期间的行为方式。

以最近发表的一项预印本研究为例,该研究在3月的两天内调查了1,000多名美国人。由肯特大学的吉姆·埃弗里特(Jim Everett)和耶鲁大学的莫莉·克罗克(Molly Crocket)领导的研究小组研究了道德信息如何促进公共卫生行为。参与者阅读了Facebook上的一篇文章,敦促人们呆在家里,或者伴随着“道义上的”论点——告诉人们保护社区是他们的责任。一种“功利主义”的论点——要求人们考虑现在不做这些牺牲的负面后果;对美德的呼吁,提醒人们留在家里是一个好人会做的事情;或没有道德论点。然后,他们指出了采取与公共卫生相关的行为的可能性,例如回家后洗手或避免公共聚会。结果发现,与没有道德论据或以美德为基础的职位相比,参与者更有可能表明他们将分享义务论信息(一种呼吁其责任感的信息)。并且有一些证据表明,道义论据可能会增加人们从事与健康相关的行为的意图:例如,与基于美德的信息相比,参与者报告说,阅读此信息后有更强的洗手意图,尽管这种效果并没有达到统计意义。该研究表明,侧重于公民对他人的责任和义务的信息可能特别有用。但是这项工作是初步的,该研究尚有一些不足:它只关注人们的意图,而不是实际行为,并且影响很小,并不总是那么重要。埃弗雷特承认:“我们并不是很建议,以更多的'道义学'的方式来构架这些判断无疑会对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尽管如此,这些发现仍然与过去的研究结果相一致。他补充说:“即使是产生微小变化的干预措施,也可能对大流行产生影响。该小组现正与其他小组合作,以查看是否在美国以外地区发现了类似的影响。”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性格差异如何影响我们是否接受行为上的限制(例如社会隔离)以保护自己或他人免受病毒侵害的可能性。哥本哈根大学的英戈·泽特勒(Ingo Zettler)及其同事发布了一份预印本研究,该研究是根据对799位完成人格问卷调查的丹麦公民的调查得出的。在所谓的“暗黑因素”(指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而牺牲他人利益)中得分较高的参与者更不愿意接受行为上的限制。相反,那些在情绪特质上得分较高的人,往往更加焦虑和善解人意,因此更可能遵守行为上的限制。

其他的“快速”研究还包括研究美国人在大流行初期对风险和行为的看法,同理心与社会疏远之间的关系,以及人们在考虑感染或传播病毒的机会时的“乐观偏见”。同样,重要的是要指出,这项研究大部分是由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预印本组成的。

迅速行动

除了以预印本形式发表的研究之外,还有多项研究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之中。康奈尔大学的内森·马提亚斯(Nathan Matias)和Facebook Research的亚历克斯·莱维特(Alex Leavitt)建立了COVID-19社会科学研究追踪器,研究人员可以在其中记录他们正在研究的项目的详细信息。截至3月26日,列出了100多个项目,涉及从阴谋理论的传播,到远程教学对教育的影响等各个方面。马提亚斯说,它们的目的是帮助计划针对COVID-19开展研究的心理学家找到合作的方法,并确定应该在哪里进行研究。追踪器还将确保人们在新结果能够及时找到它们。


其他网络也参与了响应。心理科学加速器(Psychological ScienceAccelerator)是一个在大型研究领域进行合作的实验室网络,最近,该项目呼吁进行“快速而有影响力的研究”,以了解疫病大流行的心理方面。该小组已决定继续执行其中的三个提案,其中的一项研究将根据获得的收益(例如,挽救的生命)而不是损失(例如,死亡)来检查构建公共卫生信息的行为益处。一些期刊也加入了一项倡议,要求提交与COVID-19相关的研究的注册报告。

但是,仍需谨慎

尽管已经有一些研究以预印本的形式发表了,但是,我们仍需花时间思考研究结果的可靠性,以保证其研究结果的确有价值。心理学家奥本认为:“事情紧急,但并不意味着就不应对其进行审查。”她还补充说:“审查本身将需要变得更加即时。”许多期刊,包括《英国社会心理学杂志》和《英国健康心理学杂志》,都已承诺对与大流行有关的论文进行快速同行评审。一些心理学家强调,快速研究应以过去的工作为依据,这一点也很重要,无论是专门研究疫病爆发,还是更基本的心理学问题。



沃恩·贝尔(Vaughan Bell)最近在推特上说:“预防伤害的首要规则是向以前做的事情学习。尤其事关紧急,更加需要正确地去做”。尽管许多研究人员能够在疫病大流行中进行心理学研究,但马蒂亚斯强调:“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做。如果针对疫情的研究影响了研究者的主业,便得不偿失。但是,对于确实有时间或财力的人来说,研究疫情可能是有益的。”埃弗里特说:“现在很容易感到无助。我很高兴自己能做一些针对疫情的研究,这使我觉得我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为缓解疫情做出一些贡献”。

现在,还有未来一段时间,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愿意提供与COVID-19研究相关的资源……


原文链接:https://digest.bps.org.uk/2020/03/26/how-psychology-researchers-are-responding-to-the-covid-19-pandemic/

: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参考文献

Everett, J. A. C., Colombatto, C.,Chituc, V., Brady, W. J., & Crockett, M. (2020, March 20). Theeffectiveness of moral messages on public health behavioral intentions duringthe COVID-19 pandemic. https://doi.org/10.31234/osf.io/9yqs8

Wise, T., Zbozinek, T. D.,Michelini, G., Hagan, C. C., & mobbs, d. (2020, March 19). Changes in riskperception and protective behavior during the first week of the COVID-19pandemic in the United States. https://doi.org/10.31234/osf.io/dz428

Pfattheicher, S., Nockur, L., B?hm,R., Sassenrath, C., & Petersen, M. (2020, March 23). The emotional path toaction: Empathy promotes physical distancing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https://doi.org/10.31234/osf.io/y2cg5

Kuper-Smith, B. J., Doppelhofer, L.M., Oganian, Y., Rosenblau, G., & Korn, C. (2020, March 19). Optimisticbeliefs about the personal impact of COVID-19.https://doi.org/10.31234/osf.io/epcyb

COVID-19心理学研究加速器https://psysciacc.org/2020/03/21/join-the-psas-rapid-response-covid-19-project/

COVID-19心理学研究追踪器:https://github.com/natematias/covid-19-social-science-research

COVID-19研究资源:https://thepsychologist.bps.org.uk/volume-33/april-2020/coronavirus-psychological-perspectives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