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业内动态 >

医护日记|今天我接到一位新冠肺炎治愈者的电

时间:2020-04-0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红玲

彭红玲和李阿姨交流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
4月4日,上海市青浦隔离点。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个清明节与众不同。今天上午十点,全国人民都在深切哀悼因疫情牺牲的烈士和逝去的同胞,下半旗、鸣笛。我们心理医疗队自发来到窗前肃立、默哀,向英雄致敬,向逝者致哀。

在这样的日子里,失去亲人的人内心是悲痛凄凉的。下午,我接到李阿姨打来的电话,她是在武汉的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的咨询者,已治愈出院。在武汉的时候,她总是和我叙述自己得新冠肺炎后的种种症状和负面情绪。今天她打来电话便开始抽噎痛哭起来,我知道今天这个日子她心里一定很难受。我静静地听着,陪伴着,此刻任何的言语都是无力的。

李阿姨和爱人两月前先后都感染新冠肺炎住院,从此再未相见。一个月前,他丈夫撒手人寰。平时李阿姨和我倾诉都是轻描淡写,在这样的日子里,她的情绪抑制不住得崩溃了。听到她的哭声,我的泪水也不知不觉流了下来。

自从去了武汉,我感觉自己的泪点降到了最低,哭过很多次,武汉这次真的很难,去过的人无不动容。我察觉到自己的反移情,努力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咨询者。数分钟后,电话那头的哭泣声渐渐微弱下来。

“阿姨,您还好吗?”我轻声询问。

“彭医生,让您见笑了,我很久没这样哭过了。我前两天才把老公的骨灰盒领回来,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们的分别来得这么突然,今天看到默哀的场景,我实在克制不住自己了。”电话那头是李阿姨沙哑的声音。

“阿姨,你这样做很好,有情绪就要表达出来,不要刻意控制,大声哭出来也是一种很好的宣泄方式。您今天这样哭过之后是不是觉得心理没有那么压抑了?”我鼓励着她学会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此刻的感受。

“是的,平时我都不敢哭,怕家人担心。今天在这哭过之后,现在确实觉得好很多。谢谢你,彭医生,你已经回去了,我还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

“阿姨,我们现在通讯方便得很,无论我到哪里,你有什么想倾诉的都可以告诉我,距离不影响我们的情感交流……”

回到上海以后,还是源源不断接到咨询者的电话和微信。像今天这样的电话,每每都能把我重新带回武汉,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在咨询后,我都会重新整理自己的内心。我们心理医疗队和其他医疗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此,心理疏导的任务不会因我们的离开而结束,面对需求者我们还是会认真、持续、温暖地帮助着他们,做心灵的摆渡人。

这个春天与众不同,是一群人的坚守,才换来了今天的鸟语花香。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