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社会隔离的神经生物学机制

时间:2020-06-25  来源:SelfMindnSocialBrain  作者:北师大自我研究组

为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开展了史无前例的大规模社会隔离。众所周知,社会环境会对人们的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产生巨大影响。在遇险,危机或灾难时,人的应变能力取决于社会联系的丰富性和强度,以及团体和社区的积极参与。近年来,来自各个学科的证据已经清楚地表明:感知到的社会孤立可能是对个体生存和寿命的最大威胁。

6月3日,在线发表于《认知科学趋势》(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上的一篇综述探讨了社会隔离对人们心理和身体健康(包括减少寿命)的诸多影响。作者是来自于麦吉尔大学和米拉魁北克人工智能研究所的Danilo Bzdok和牛津大学的Robin Dunbar。

本文要点

通过回顾已有的研究,本文指出社会隔离会对人们产生诸多负面影响:

  1. 从婴儿到老年,人际关系的质量都对生存至关重要。

  2. 社会刺激不足会影响个体的推理和记忆能力,荷尔蒙稳态被破坏,脑灰/白质连通性和功能降低,及对身体和精神疾病的适应能力不足。

  3. 孤独感会通过社交网络传播,导致社交感知错位,发病率和死亡率上升,并在老年人中加剧阿尔兹海默症的发作。

1.孤独危害身心健康


孤独直接损害免疫系统,使我们对疾病和感染的抵抗力降低。感到孤独和朋友很少会导致特别差的免疫防御能力。相反,社会融合程度更高的人具有更好的生理功能调节能力,包括较低的收缩压,较低的体重指数和较低的C反应蛋白(对炎症的一种分子反应)。人类高度参与社交,并从社交互动中在心理和生理上受益。例如,我们在朋友网络中的联系越紧密,患病的可能性就越小,生存率越高。人们发现,属于更多团体的人,例如体育俱乐部,教堂,爱好团体,可以将他们未来患抑郁症的风险降低近25%。

本文作者Bzdok表示:“我们是社交动物。社交互动与合作推动了人类文化和文明的迅速崛起。从婴儿到老年人,将社会心理嵌入人际关系中对于生存至关重要。如今,寻找到减少社会隔离负面影响的方法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紧迫。”

进化心理学家Robin Dunbar表示:“在过去的十年中,人类的孤独感加速了。鉴于这可能对我们的身心健康造成严重后果,面对这一不断发展的社会挑战,人们的认识和政治意愿越来越高。比如英国发起了“运动到结束孤独”活动,这个网络由600多个国家,地区和地方组织组成,为减少以后的生活中的孤独感创造了适当的条件,这些努力表明了公众日益增长的认可度和政治意愿。应对这一不断发展的社会挑战。只有当国家政策对诸如肺炎疫情之类的特殊危机采取长期的社会隔离措施时,这些担忧才会加剧。”

2.内啡肽促进友谊建立

灵长类动物通过社交修饰(social grooming,即相互为对方梳毛)塑造他们的关系。社交修饰通过非常特殊的神经系统刺激大脑中的内啡肽系统:传入的CT纤维触。这些轴突束在大多数毛囊的基部具有受体,具有无髓鞘的独特属性(它们的运作非常缓慢,尤其是与皮肤中的疼痛受体相比),没有运动返回回路(与疼痛和其他本体感受神经元不同),对非常特殊的刺激做出反应(以约2.5厘米/秒的速度缓慢行进),并直接触发内啡肽奖励系统。尽管人类不再具有鼓励社交修饰的覆盖全身的毛发,但我们仍然具有接收器,并能通过触摸,抚摸和拥抱等形式进行身体接触,以加强我们在亲密关系中的社会联系。

身体接触是亲密的,因此主要限于亲朋好友之间。为了建立更加广泛以及更亲密的人际关系,人类利用了多种也会触发内啡肽系统的行为。这些活动包括笑,唱歌,跳舞,召开宴席和带着感情讲故事等。所有这些行为背后的一个共同特征是行为同步似乎会提高内啡肽的释放水平。

3.亲密关系与婴幼儿发展


在灵长类动物中,亲密的社会互动不仅有益于健康,而且对于个体成熟和适应力至关重要。针对幼猴的实验表明,最初几年在社会隔离中的成长经历会导致各种社会缺陷。当小猴子与母亲分开时,它们会表现出强烈的社交退缩症状:自我伤害行为,例如咬人,刻板印象和重复性运动行为,对同类的过度回避行为以及成年后社交和母性技能差。小猴子与母亲分开后,往往会毫不害怕地接近未知的猴子。

在一些拥挤的俄罗斯和罗马尼亚孤儿院中,针对人类儿童的研究展现了惊人类似的结果:在社会和情感上被遗弃的儿童表现出前后摇摆的抽动和社交逃逸或过强的依恋,类似于被忽略的小猴子。这些极端案例让人们相信,母子纽带对于正常发育必不可少,而寄养父母可以弥补其中的许多需求。在关键的发展时期,社交互动的中断会对认知,言语,社交和运动表现产生负面影响,并易患心理健康问题。换句话说,早期的忽视在大脑和以后的生活中仍然可以被检测到。

照顾者与婴儿之间的社会情感对话通过几种重要的方式进行调节。母亲跟婴儿谈话可能是最近几百年才在人类中进化的。伴随着直接的面对面交流,这些具有特色词汇和韵律的沟通方式成为了促进了婴儿发育的里程碑。人际刺激引起了婴儿的注意力,使她们的体重更快增加,调节了她们的情绪状态,并增强了婴儿各方面的健康。母婴沟通也可以通过直接对皮肤的接触来实现。产后接触可增强母婴结合,减轻焦虑,并通过释放内啡肽提供内在的愉悦。在整个生命过程中,不管在世界什么地方,灵长类动物的社会都是通过有目的的社会亲密关系来创建的。

4.孤独与成年人的衰老

在孤独对身心影响的诸多后果中,缺乏社交联系会增加药物补偿和药物滥用行为,例如酗酒,这可能是通过触发多巴胺神经递质途径的非社会奖励而产生的。在遗传学水平上,孤独与糖皮质激素反应有关的抗炎基因表达不足,以及与促炎性免疫反应有关的基因表达过度。

幸运的是,对于将来的临床干预,孤独感可能是健康衰老的一个可改变的决定因素。随着人们的年龄增长,社交网络通常会变小,社交互动减少会降低对认知的刺激,从而有可能减少神经储备。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发达国家的平均人类寿命增加了近三十年。然而,据报道,老年人的能力却下降了,研究表明,社交认知缺陷与内侧前额叶默认模式网络中神经活动反应的减少有关。当反思那些不在眼前的人(缺少诸如面部表情,模仿和手势之类的社会提示)的心理时,这种能力尤为重要。

有限的社会刺激和减弱的社会反思能力都与孤独感有关。人们一旦感觉寂寞,偏向他人线索的负面信息处理就会阻碍个体的社会康复。最近的许多研究也证实了,孤独感会在成年后期的生活中加剧某些神经系统疾病的风险,尤其是阿尔茨海默氏症。

5.减轻社会隔离的危害

首先,需要给人们创造社交的机会,从而让相互社会支持的人际关系(友谊)能够自然发展。但是,不能强迫人们成为朋友:在可用于社交活动的时间预算有限,且存在相互竞争的友谊利益的情况下,双方都需要愿意将资源投入给彼此。而通过为人们提供更多相遇与相处的机会,可以增进新友谊缔结的几率。

其次,可以进行有目的的社交干预。社会神经科学家对332例经过定期培训的成年人进行了纵向干预研究。几个月的认知训练改善了参与者对他人情感状态的移情,或对他人心理状态的看法,导致属于社交脑网络的大脑区域的结构重构,包括额叶神经网络和默认模式网络。每天的情感训练会导致右前,中岛变厚,并相应增加同情评级。不同的训练方式与不同的大脑区域相关。

最后,提倡并鼓励人们加入社会团体。一种明显的解决方案是鼓励敏感群体加入适合其兴趣和能力的社会团体和社区。唱歌对建立社会参与感和提高心理健康感具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可以鼓励敏感群体加入合唱团和社区团体。建立合唱团网络可能需要投入鼓励和资金。使用视频嵌入式数字通信的重要性可能会提高。在家人和朋友团体可以在同一虚拟空间见面的情况下尤其如此。人际交往的视觉元素似乎在创造更令人满意的数字社交媒体体验中起到关键作用。


参考文献

McGill University. (2020, June 9). The neurobiology of social distance: Why loneliness may be the biggest threat to survival and longevity. ScienceDaily. Retrieved June 21, 2020 from 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20/06/200609104253.htm

Bzdok, D. & Dunbar, R.I.M. (in press). The Neurobiology of Social Distance.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http://10.1016/j.tics.2020.05.016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