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危机干预资讯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全球抗疫观|德国专家呼吁关注新冠“长期后遗

时间:2021-04-29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郭婧 巫琪

4月20日,德国电视一台“每日新闻”报道称,德国约十分之一的新冠患者出现了“长时新冠”(Long-COVID)现象或新冠“长期后遗症”。变异病毒出现后,儿童和青少年患者出现后遗症的概率有所提升。然而,全社会对这一问题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德国对相关信息数据掌握较少

2021年3月11日,德国绿党向联邦议院提交书面询问,向德国政府提出41个“灵魂拷问”,内容涉及:新冠后遗症的出现比例、相关患者的性别、年龄段;新冠后遗症的症状和严重程度、与患者感染新冠轻症还是重症的关系;感染新冠与疲劳综合征、脑和神经系统疾病、心血管疾病等的关系;德国政府对相关数据信息的掌握程度、统计收集的渠道;德国政府对新冠后遗症相关研究的支持;德国医疗体系对新冠后遗症患者的救治方案等等。

在4月23日给绿党的回复中,联邦议院坦陈,德国政府对新冠后遗症的患者人数、人群及其原因都不清楚,因为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RKI)没有将新冠后期影响定期记录在报告系统中。基于联邦政府所掌握的知识和科学研究结果,可以推测出“长时新冠”是由于免疫反应的失调引起的。在某些情况下,血管的炎症和微血栓的形成似乎也起着重要作用。该病毒可以在多种类型的组织中发生,根据目前的信息,“长时新冠”症状还可能影响多个器官系统。 联邦议院给绿党的回应表明,德国对“长时新冠”患者的登记和护理尚未受到特别高的关注。一方面,对于一种新疾病,其长期后果需随着时间推移才能逐渐明朗;另一方面,由于德国疫情仍没有得到有效控制,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目前仍需将注意力集中在应对和照顾送入重症监护病房的新冠重症患者。

医生自发建立新冠愈后门诊

越来越多的研究正在关注感染新冠病毒后的长期后果。科隆大学医院和伦敦国王学院的科学家们发现,百分之十的急诊患者在感染六个月后,仍会出现一定的“长时新冠”症状。这些症状包括头痛、四肢疼痛、嗅觉及味觉丧失、注意力不集中和记忆问题。有些人甚至无法阅读,或极易筋疲力尽。与此同时,在德国,门诊医生和普通民众自发组织建立起新冠愈后门诊和全国自助小组。

德国各大媒体,如《南德意志报》、《明镜》周刊、《时代》周刊等也先后报道了“长时新冠”患者正在遭遇的痛苦。海利根达姆医院呼吸道疾病康复诊所的主任医师弗罗姆霍尔德(J?rdis Frommhold)讲述了相关病例:一位患者有时突然发现自己在被水淹没的厨房里,因为她忘记了自己为了洗漱打开了水龙头。另一名患者有一定心理压力时,无法使用连贯的句子。当被要求写下她的想法时,她在纸上画了难以辨认的字符。弗罗姆霍尔德认为,大多数“长时新冠”患者都感到这些症状迫使他们和原有的生活决裂,而他们迫切希望回归正常。

在巴伐利亚州多瑙施陶夫诊所的浦法伊弗尔(Michael Pfeifer)医生是该地区唯一提供新冠愈后门诊的医生。他的一位患者在痊愈后,对甜味失去了觉知,原本她擅长数独游戏,现在却连最简单的初学者题目也无法完成……这些新冠后遗症的患者通常会从一位专科医生转到另一位专科医生,但心脏病专家、神经病学家、肺病专家等都无法为其找到病根。浦法伊弗尔将各科的专业医生一起找来,采用跨学科的方法为病患寻找恢复方案。这些疗法通常需要很长时间,对患者进行全面检查往往也要花费大量时间。面对不断增加的救治需求,浦法伊弗尔却没有足够的人手,他说:“我们需要治疗师、理疗师和一整个团队。” 他对州政府寄予期望,因为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已口头表达了支持新冠愈后门诊的意愿。

长时新冠与患者免疫反应失调相关

新冠重症患者出现“长时新冠”症状更为频繁。研究表明,德国的重症病人中,有50%至70%受新冠后遗症所困扰。这意味着,当他们离开医院时,必须再次努力改善自己的状况。弗罗姆霍尔德表示,上下楼梯都能成为这些患者的挑战。他们必须恢复呼吸节奏,慢慢恢复体力。感染后几个月,他们仍在呼吸困难和疲惫中挣扎。

在柏林,“长时新冠”的患者数量也在增加。今年年初,来自夏利特医院的医生谢本博根(Carmen Scheibenbogen)也不得不推出一份等候名单。这位免疫缺陷门诊的负责人对所谓的慢性疲劳综合征进行了研究,她观察到,越来越多病人在感染后长期处于疲惫状态,无法继续以前的生活。其中,非重症新冠患者的年轻病人是出现这种症状的首要群体。谢本博根说:“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这些病人病重的原因。在过去,这种疾病被错误地归类为精神疾病、倦怠或抑郁症。然而,慢性疲劳综合征很可能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这意味着,在这些病人中,免疫系统在感染后会增强,并转而对抗病毒。但在感染后,免疫系统无法自行关闭和恢复平衡。谢本博根认为,这也可能与新冠患者在患病后长期处于疲惫状态有关。她认为,迫切需要开展更多研究找出治疗方法。

目前,仅德国就有超过25万人因感染新冠患上慢性疲劳综合征。谢本博根担心,如果德国的新冠新增感染人数继续保持增长态势,到今年年底,还会有至少10万人患上这一新冠后遗症。

对于弗罗姆霍尔德和谢本博根两位医生来说,“长时新冠”不仅需要改进研究和医疗服务,相关知识的普及教育也十分重要。弗罗姆霍尔德表示,社会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如果新冠病毒感染后的慢性病人数量猛增,将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新问题。她正在呼吁有关机构为相关研究投入更多资金。在美国,相关研究已获约十亿欧元的资金支持,而德国仍需做更多工作。

(作者郭婧系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讲师、巫琪系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

热门推荐

©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版权所有
联系人: 联系电话: 地址: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院
技术支持:广州诚晨网络